位置主页 > 猫趣 >

笑猫日记:会唱歌的猫[谁在别墅里说话]

时间:2014-05-30 来源:    (0) (0)
[谁在别墅里说话]
这一天 天气:秋风吹,吹散了天上的云,吹皱了翠湖的水,吹落了银杏树上的叶。已进入深秋了。
我喜欢翠湖公园的秋天。秋天里最美的景致莫过于翠湖公园里那一树树被秋风吹黄的银杏叶。每一片银杏叶都像一把精致的小金扇,秋风吹过,小金扇从树上旋转着落到地上,先是薄薄地铺上一层,然后再铺上一层,一夜工夫,便铺上厚厚的一层了。我喜欢踩在落叶上时所听到的沙沙的声音。可我必须在天亮之前就赶到银杏林去,因为天亮以后就有环卫工人来扫落叶了。
在银杏叶纷纷飘落的这些日子里,每天天不亮,我就会来到银杏林,只为了踩踩落叶,听听从脚下传来的沙沙的声音。球球老老鼠也每天天不亮就赶到银杏林里来见我。今早,他比我来得还早呢。
“笑猫老弟,你怎么迟到了?”
我说:“不是我迟到了,是你早到了。”
“反正我也睡不着。”球球老老鼠突然伤感起来,“自从三宝找到了黑骑士,我就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我和虎皮猫是三宝的亲爸亲妈,我们都没有睡不着,你何必......”
球球老老鼠说:“以前,虽然你不让我接近三宝,但我还能远远地望一望他。现在,我已经好多天没见着三宝了,这心里呀,空荡荡的......”
“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我说,“三只小猫都已经长大。现在是他们离家独立生活的时候了。”
“你是说,胖头和二丫也要离开你们吗?”
“是呀!孩子长大了,总要离开父母开始自己的生活。”
“那......虎皮猫舍得吗?”
“肯定舍不得。”我说,“但是,父母不能因为舍不得,就把孩子拴在身边,因为那不是爱孩子,那是害孩子,是极端自私的表现。你说,是不是?”
“那是,那是!”球球老老鼠感慨道,“笑猫老弟,我虽然有数不清的子孙,但我从来没有好好地教育过他们,所以他们中没有一个是有出息的。活该他们只能过不见天日的生活。而胖头、二丫和三宝,他们却有光明的未来。我顺便问一句,胖头和二丫是不是也找到离家之后独立生活的地方了?”
我说还没有。我知道球球老老鼠见多识广,便问他有没有好的地方可以推荐。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球球老老鼠在落叶上慢慢地滚来滚去,“这地方不能太远,太远了,你和虎皮猫要见他们就不容易了;这地方也不能太近,太近了,他们也许会经常跑回家,那样,就达不到让他们独立生活的目的了”
我不得不佩服球球老老鼠思虑周全。于是,我附和道:“这地方最好不远也不近。”
有好一会儿,我和球球老老鼠都没有再说话。我的耳边只有球球老老鼠在落叶上滚动时所发出的沙沙的响声。突然,球球老老鼠大叫一声:“我想到了一个地方,非常适合二丫!”
我忙问:“什么地方?”
“小白住的那座别墅。”
贵妇犬小白住在城郊的一座别墅里,他的主人是一位优雅美丽的女人。我和球球老老鼠到那座别墅里去过几次,我还和小白的女主人在一起喝过下午茶呢。我记得她喜欢吃鲜花饼,喜欢喝腊梅花茶。
“你推荐的这个地方不错!”我打心底里认同球球老老鼠的建议,“上次去小白家,我就看见花园里有老鼠。二丫到小白家去,正好可以一展身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球球老老鼠有些不快地摇了摇头,“让二丫去捉老鼠,那是大材小用。”
我反驳道:“猫捉老鼠,天经地义。怎么能说那是大材小用?”
“我的意思是,能捉老鼠的猫遍地都是,而高贵优雅的猫,却堪称凤毛麟角。二丫如果能到那座别墅里去每天感受小白女主人的气息,那么成为一只高贵优雅的猫对二丫来说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我刚想继续反驳球球老老鼠,却看见环卫工人扛着大扫帚来扫落叶了,于是赶紧和球球老老鼠一起离开了银杏林。
回到秘密山洞后,我回味着球球老老鼠刚才讲的话,又将二丫的个性特点仔细地分析了一遍,不由得笑了起来。
刚吃完早餐的二丫,走到我跟前,好奇地问道:“爸爸,您笑什么?”
“我笑了吗?”我连忙把脸上的笑收了起来,“二丫,我今天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啊?”
“小白住的那座别墅。你想去看看吗?”
“我对小白住的那座别墅并不怎么感兴趣,我倒是对小白的女主人很感兴趣。”二丫一脸神往的表情,“我总是听您说小白的女主人多么多么美丽,多么多么优雅,可我直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她呢。”
我带着二丫飞奔到城郊。
小白住的那座别墅就在城郊。一进别墅区,我就看见了那座熟悉的有白色格子窗的尖顶房子。
“看,那就是小白的家!”
小白家的前花园里,停着一辆车,司机正在往后备箱里装行李。
我悄声对二丫说:“小白的女主人又要出远门了。”
这是,小白从屋里出来了。紧接着,他那身穿米色风衣、戴着墨镜的女主人也出来了。她那长长的鬈发在秋风中轻盈地飞舞着。
“啊,”二丫低声赞叹道,“她真的很美!”
小白的女主人上了车,小白也跳进车里。
车开走了。
二丫问我:“小白也要跟着他的女主人出远门吗?”
“不会。”我说,“小白要看家呢。”

二丫不解地问道:“小白不是上车了吗?”
我说:“小白是送他的女主人去机场,过一会儿,小白就会回来的。”
这是上次我见到小白时,他告诉我的。小白说,他的女主人每次去机场都会带着他,跟他在机场告别,他会一直目送着他的女主人走进候机楼,然后由司机把他送回别墅。
“小白肯定是去机场最频繁的狗狗。”我说,“小白究竟去了多少次机场,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二丫羡慕地说:“小白的生活多有意思呀!”
既然已经来了,我便决定带二丫参观一下小白家的花园。
我们从前花园一路走到了后花园。后花园里有一颗很大的桂花树,我和二丫轻松地爬了上去。透过白色格子窗后面那薄薄地窗幔,我们可以看见悬挂着水晶灯的明亮的客厅。
“爸爸,我听见客厅里面有声音!”
我竖起耳朵,果然听见从客厅里传来了电话铃声,紧接着又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你好吗?”这是一个女人的尖尖的嗓音。
“你好!”这是一个男人的低沉的嗓音。
屋里有人!
我和二丫赶紧从树上溜下来,一口气跑回了翠湖公园。
[会说人话的鹩哥]
第二天 天气:翠湖公园里的观赏菊差不多都谢了,路边的野菊花却开得正艳。晚上,有一弯细细的柳眉月挂在夜空。
“爸爸,您不是说那座别墅里只住着小白和他的女主人吗?”
这个问题,二丫已经不知问了多少遍。
“是呀!我去过好多次,都没有发现那座别墅里有其他人。”
但是,我昨天分明听见从那座别墅里传出来电话铃声和人说话的声音。那会是谁呢?
为了解开这个谜,我和二丫一早就从翠湖公园出发,再次飞奔到城郊。
我们赶到了小白住的那座别墅,匆匆穿过前花园,走进了后花园。后花园连着一片湖水。这个湖虽然不如翠湖大,却十分幽静。湖面上,有几对相亲相爱的鸳鸯在快活地游来游去。
我们得藏起来等小白出来,不能让别墅里面的人发现我们。
等了好一会儿,我才看见小白叼着一个垃圾袋,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我压低嗓门儿叫道:“小白,过来!”
小白将垃圾袋扔进垃圾箱,跑到了我们跟前。见我们躲躲藏藏的样子,他很是诧异:“笑猫,你怎么不进去找我?”
我前几次来,都是直接到别墅里去找小白的,即便小白的女主人在家,我也可以直接进去,因为她认识我。
我还是压低嗓门儿问小白:“家里来人了?”
“没有人哪!”小白说,“我的女主人出远门了,我昨天刚去机场送走她。”
“我知道。”我告诉小白,“昨天你们走了以后,我听见你家客厅里有电话铃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真的?”小白把本来就很圆的黑眼睛瞪得更圆了,“什么时候?”
“就在你和你的女主人离开家几分钟之后。”我说,“我先听见了电话铃声,然后听见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和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不可能啊!”小白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这座别墅里一直就只有我和我的女主人,绝对没有其他人。不信,你们就进来看看吧!”
我和二丫跟着小白走进了客厅。小白嗅遍了客厅里的没一个角落,他还钻到沙发下面去仔细地嗅了嗅。
“没有哇!”小白说,“这客厅里除了我女主人的气味,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的气味。”
“我们去二楼看看!”我有些不甘心。
二楼是小白女主人的书房。临窗放着一张大书桌,紧贴着其余三面墙壁的全是巨大的书橱。书房里十分整洁,让我一目了然。这里也没有人。
“我们去三楼看看!”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三楼是小白女主人的卧室。我跟着小白钻到大床底下,钻到窗帘后面,还去了卫生间和衣帽间,我们依然没有发现任何陌生人的痕迹。
“我就说嘛,这别墅里不可能有其他人。”
小白刚说完,一楼的客厅里就传来了电话铃声,紧接着又传来了一男一女的说话声。
“我不爱跟你讲话!”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不爱跟你讲话!”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听见没有?”我对小白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说话。”
小白却说:“这不是人在说话,是我家的鸟在叫。”
我知道小白听不懂人话,可我听得懂啊!我清清楚楚地听见客厅里有人在说话。这怎么可能是鸟在叫呢?
我们从三楼冲到一楼的客厅。我发现在一面落地窗的上方,挂着一个鸟架,鸟架上站着一只玉嘴黑鸟。那黑鸟头顶的一撮毛堆成宝塔形,梳得光溜溜的,让黑鸟显得有款有型,特别酷。
我认识这种鸟,知道这叫鹩哥。马小跳的奶奶家就有一只这样的鹩哥,他也会说人话,但他说人话的声音跟人说话的声音还是有区别的,听上去总是鸟声鸟气的。更重要的是,马小跳奶奶家的那只鹩哥不能一会儿模仿男人说话的声音,一会儿又模仿女人说话的声音。
我们抬头望着鹩哥。鹩哥居高临下,一会儿把头歪到这边,一会儿又把头歪到那边,他也在打量我们。
我精通动物界的各种语言。于是,我用鸟语跟鹩哥打招呼:“你好吗?”
鹩哥马上用鸟语回应道:“你好!”
我向鹩哥自我介绍道:“我叫笑猫。”
鹩哥说:“我看出来了,你是一只会笑的猫。”
“我和小白是好朋友。”
“我也看出来了。”鹩哥歪着头,继续打量着我,“你是猫,怎么会说鸟语?”
“我精通动物界的各种语言。”
鹩哥又问我:“你会说人话吗?”
“我听得懂,但不会说。”我冲鹩哥友好地笑了笑,“刚才,是你在说人话吗?”
“是的。”
“我刚才听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说话。难道那些说话声都是你模仿的?”
“是的。不信,我再说给你听听。”
鹩哥伸长脖子昂起头,发出悦耳的女人的声音:“我不爱跟你说话!”
鹩哥缩紧脖子低下头,又发出了低沉的男人的声音:“我不爱跟你讲话!”
千真万确,刚才我们在三楼听见的一男一女的说话声,就是鹩哥模仿的。

“那么,电话铃声也是你......”
“我最擅长的就是模仿电话铃声。不管是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家里的电话铃声,还是大老板的手机铃声、年轻姑娘的手机铃声,我都能模仿。你听!”
接下来,鹩哥至少模仿了七八种电话铃声,都挺像的!
从客厅出来后,我问小白:“鹩哥是什么时候来你们家的?”
“没多久,也就几天吧。”小白说,“是女主人的一个朋友送来的。”
我告诉小白,鹩哥是个语言天才,我见过很多会说人话的鹩哥,但从来没见过能把人话说得这么好的鹩哥。
“难怪他和女主人在一起就叫个不停,原来他是在说人话呀!”
我看了看小白,问道:“你好像有点不高兴?”
小白说:“自从他来了以后,女主人跟我待在一起的时间就比以前少多了。”
“你吃醋了?”我打趣道,“你怕鹩哥会取代你在女主人心中的位置?”
“才不是呢!”小白说,“我是不喜欢他太爱表现自己,还爱耍酷。”
小白之所以说鹩哥爱耍酷,是因为鹩哥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入迷地设计并打理他那独特的发型。小白告诉我,鹩哥一天不知道要数多少次头,每次,他都先用水将头顶的羽毛梳得油水光滑,然后仔细的设计造型,他把头顶的羽毛统统往上梳,很快,他的头上便有了一个尖尖的顶。
 二丫对鹩哥标新立异的发型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鹩哥会说人话
在回家的路上,二丫问我:“爸爸,你刚才一直夸这只鹩哥说人话说的非常好。究竟好到了什么程度?”
“好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我说,“好到了我闭眼一听,觉得他说话和人说话没什么两样。”“那么”,二丫无限神往的说,“我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我说:“你的愿望不是做一只像你你妈妈那样优雅,那样高贵的猫吗?”“那只是我的一个愿望。”二丫说“我还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想您一样,成为一只能听懂人话的猫。以前,我以为我的这个愿望实现不了。。。。。。”
我明白二丫的意思。我之所以能听懂人话,是因为我曾经有非常特殊的学习语言的环境。那时,我住在杜真子家,杜真子常常把她的心里话讲给我听。于是,我慢慢的便能听懂人话了。可是,在二丫的生活环境里,并没有一个能常常陪伴二丫的人,所以她当然听不懂人话。
“今天,一见到这只说人话说得这么好的鹩哥,我就知道我的这个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二丫一边兴致勃勃的说着,一边飞快地朝秘密山洞跑去。
二丫的梦想     
二丫是不是能够去小白住的那座别墅里开始她新的生活,最终还是要等小白的女主人回来以后,看看女主人是不是能接纳二丫。我已经跟小白说好了,在他的女主人回来之前,让二丫每天都去别墅熟悉那里的环境,同时,也看看二丫能不能和小白好好的相处。
昨天,我问小白:“你觉得二丫怎么样?”“很好哇!你看,她才来了几天,花园里的老鼠就都被消灭光了。”小白对二丫赞赏不已,“二丫真是像极了虎皮猫,连捉老鼠的样子也那么优雅。”“你觉得她的性格怎么样?你们俩合得来吗?”
“当然合得来!”小白说,“你和虎皮猫都是猫中极品,而二丫刚好吸取了你们俩的优点——你的智慧和虎皮猫的善良。”
只要小白和二丫合得来,我就放心了。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因为我还不知道小白的女主人对二丫会是怎样的态度。

“你不用担心。”小白宽慰我,“我的女主人有多爱我,你是知道的。只要我喜欢二丫,女主人就一定也会喜欢二丫。”
今早,二丫突然兴冲冲地对我和虎皮猫说:“我有一个梦想!”
“我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虎皮猫说,“你想和你爸爸一样,成为一只能听懂人话的猫。”
“这是我以前的梦想。现在,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梦想。”
“快说给我听听!”我对二丫的这个新梦想很感兴趣。
“我想说人话。”
“啊?说人话?”虎皮猫轻轻地摇了摇头,“二丫,你的这个梦想离现实太远了。”
“爸爸能听懂人话,我为什么不能说人话呢?”
“你爸爸能听懂人话,那是因为他住在人的家里,每天都有人跟他讲人话。你看,我们家里又没有人......”
“没有人也可以学说人话。”二丫说,“小白住的那座别墅里有一只会说人话的鹩哥,我打算就跟他学说人话。”
二丫接下来向我和虎皮猫解释了为什么“说人话”会突然成为她新的梦想。
原来,翠湖公园有两个门:一个东门,一个西门。东门有个卖报的人,他是个大嗓门儿,每天,他的报纸一会儿就卖完了,因为他会吆喝;西门也有个卖报的人,他又聋又哑,每天,他的报纸都卖不完,总是剩下好多。
“每次,看着卖报的聋哑老人背着卖不出去的报纸,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去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我能帮他吆喝就好了。”二丫对我和虎皮猫说,“是小白家的鹩哥让我突然有了新的梦想。鹩哥不是人,我也不是人。既然鹩哥可以把人话说得那么好,那么我为什么就不能呢?”
我没想到,小小年纪的二丫竟然已经有了悲天悯人的情怀。二丫的话深深地感动了我,同时,也让我感到惭愧。我每天都从翠湖公园的东门和西门进进出出,可是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那个卖报纸的聋哑老人呢?
我决定现在就去翠湖公园的西门看看那个卖报纸的聋哑老人。
从翠湖上的那座拱桥往东是公园的东门,从拱桥往西就是公园的西门。刚走下拱桥,我就听见球球老老鼠那低沉而苍老的声音:“笑猫老弟!”
我跟球球老老鼠从来不用寒暄,我直截了当地问他:“你知道公园的西门有个卖报的聋哑老人吗?”
球球老老鼠反问我:“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跟我没关系,”我说,“跟二丫的梦想有关系。”
“让我想想。二丫的梦想是什么呢?哦,哦,我想起来了!你以前给我讲过,二丫的梦想是想和你一样,成为一只能听懂人话的猫。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那个卖报的聋哑老人又不能说话。他跟二丫的梦想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二丫有了新的梦想。”我告诉球球老老鼠,“二丫想说人话。”
“这哪里是梦想?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球球老老鼠十分严肃地说,“作为二丫的父亲,你有责任告诫她,每只小猫都可以有梦想,但是绝对不可以乱想。”
我现在不想跟球球老老鼠辩论,我决定等我赶到公园的西门亲眼见了卖报的聋哑老人是个什么状况后,再和球球老老鼠讨论“二丫的梦想”。
到了公园的西门,我果然看见一个卖报纸的老人安静地坐在一张小板凳上,他的面前,摆着几沓不同的报纸。人们纷纷从他跟前经过,但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来买他的报纸。
“这就是那个卖报的聋哑人,二丫想帮他。”我问球球老老鼠,“现在,你还敢说二丫的梦想是乱想吗?”
“这老头儿是够倒霉的。”球球老老鼠说,“这都老半天了,他也没卖出一份报纸。”老人眼巴巴地望着那些从他身边匆匆走过的行人,他的眼睛里满是期盼和无奈。唉,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我多么希望那些行人能停下脚步来买一份老人的报纸呀!
这时,一个行人步履匆匆地从老人的报摊前走过,他的手机从包里掉到了地上,可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依然急匆匆地往前赶路。
卖报的聋哑老人起身捡起了手机。
“啊哈!”球球老老鼠欢呼道,“发财的机会来了,快跑!”
老人果然跑了起来。
我说:“他连报纸都不要了?”
“你傻呀?”球球老老鼠做出一切都门儿清的样子,“那部手机多值钱哪!这老头儿要买多少份报纸才能挣到这些钱?”
球球老老鼠的话音刚落,我就看见卖报的聋哑老人和一个人拉拉扯扯地回到了报摊前。再仔细一看,我发现那人正是刚才那个不小心弄丢手机的行人。那人正拿着一沓钱硬往聋哑老人的手里塞,老人一个劲儿地推辞,最后,老人弯腰拿起了一份报纸。我明白老人的意思,老人是想告诉那人,如果他买一份报纸,就算答谢过了。
那人每份报纸都要了一份,然后放下一张钞票,卷起报纸就急匆匆地走了。
老人重新坐在小板凳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只是, 他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我刚才这么揣测他,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球球老老鼠愧疚地说,“他是那么容易得到满足!只要能卖出几份报纸,他就心满意足了”
我说“我一定要帮助二丫实现她的梦想!”
卖报的聋哑老人
第二天
天气:气温比昨天更低,风也比昨天更大。落叶纷飞。
一大早,我和二丫就提早赶到了小白住的那座别墅,因为今天二丫要正式拜师学艺——向鹩哥学习说人话。
“二丫,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蓝色的小花儿?”小白见二丫嘴里衔着一朵蓝色的野菊花,便以为这花是送给他的。
我连忙说:“这花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鹩哥的。”
“为什么不送给我,而要送给鹩哥?”
我说:“因为二丫要拜他为师,向他学习说人话。”
“啊?”小白吃惊的把嘴张得好大。
还没等小白把嘴闭上,我和二丫就已经来到了鹩哥的跟前。
二丫将蓝色的野菊花献给鹩哥,然后给他行了一个大礼。
“这……”鹩哥问我“什么情况?”
“我家二丫很崇拜你,她想跟你学习说人话。”
“有没有搞错?”鹩哥趾高气扬地说,“在这个世界上,你见过会说人话的猫吗?”
我反问他:“在见到我之前,你见过会笑的猫吗?”
“没有。”
我继续问他:“在见到我之前,你见过精通动物世界的各种语言、能听懂人话但不会说人话的猫吗?”
“没有。”
“所以,万事皆有可能。”我说,“我也看出来了,你不是一般的鸟,你是有雄心壮志的鸟。”
“呵呵,你的眼光不错!”鹩哥矜持地昂起了头。
“我还知道你的雄心壮志是什么。”
鹩哥低头打量着我,神色迷茫地问道:“是什么?”
“创造世界奇迹。”我慷慨激昂地对鹩哥说,“现在,你的机会来了!”
鹩哥左顾右盼了一番,问道:“机会在哪儿呢?”
“在这里。”我指了指二丫,“只要你教会她说人话,她就会成为世界上第一只会说人话的猫,而这个世界奇迹就是你创造出来的。”
“我的确想创造世界奇迹,但是学说人话实在太难了!”鹩哥说,“这几年,我没日没夜地学说人话,不停地说,不停地说,说得我原来的主人都烦我了。你能猜出他对我说的最多的话是什么吗?”
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我不爱跟你讲话。”
鹩哥十分惊讶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听你讲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真的太苦了!”鹩哥痛苦地摇了摇头,“我练得最苦的时候,喉咙就像被火烧一样,都出血了。”
我将鹩哥的话翻译给二丫听。二丫向我表示,她不怕苦,她不怕她的喉咙练出血。
我向鹩哥保证:“我的孩子最大的优点就是不怕苦,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坚持做到底。”
“可是,我没教过,也不知道怎么教。”
我给鹩哥支了一招:“现在,你只要教会二丫说一句话,就可以了。”
“那句话?”
“这样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想带走鹩哥,我必须先征得小白的同意,因为他们的女主人临走之前,特地交代要小白看好家并一再嘱咐他照顾好鹩哥。
刚才,我和鹩哥一直在用鸟语交流,小白一句也没听懂。现在,我用狗语对小白说,我想把鹩哥带到翠湖公园的东门去。
“不行!”小白坚决反对,“万一鹩哥飞走了,我怎么想女主人交代?”
小白的心情,我能理解。虽然小白并不怎么喜欢鹩哥,但他知道他的女主人非常喜欢鹩哥。女主人就是小白的全部世界,所以小白决不允许鹩哥逃走。
我赶紧用鸟语跟鹩哥商量:“在带你出去之前,你得向我保证,你绝对不会逃走。”
“逃走?怎么可能呢?”鹩哥说,“我喜欢这个地方,我也喜欢这家的女主人。再说,我已经习惯了每天吃半个鸡蛋黄,四分之一个梨。我干吗要逃走?”
“鹩哥说他绝对不会逃走!”我赶紧用狗语对小白说,“他还说,他喜欢这里,喜欢女主人,更舍不得每天的半个鸡蛋黄河四分之一个梨。”
小白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得和你们一起去!我得看紧他!”
于是,我们从别墅出发,直奔翠湖公园的东门。
我、二丫和小白在地上跑,鹩哥在我们头顶飞。鹩哥不停的对我们嚷嚷:“你们怎么跑得那么慢哪?”
我们之所以跑得慢,是因为小白几乎不看路,他老仰头盯着他头顶的鹩哥。这样,他一路都跑得跌跌撞撞,当然跑不快了。
“你告诉小白,我是一只讲诚信的鸟,我说不逃跑,就一定不会逃跑!”
“鹩哥说他是一只讲诚信的鸟,你就相信他吧!”我连忙把鹩哥的话翻译给小白听。
小白还是不低头看路,他依然仰着头,死死盯着她头顶的鹩哥。
“信任别人也是一种美德。小白,你相信我吗?”我问小白。
小白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相信。”
“这不就结了吗?”我说,“我敢担保:鹩哥绝对不会逃跑!”
小白终于开始好好的看路了,他不再死死的盯着鹩哥。我们奔跑的速度一下子快了好多。
我们还们跑到翠湖公园的东门,便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吆喝声:
“晚报——商报——西南都市报——”
“晚报——商报——西南都市报——”
“听见没有?”我对鹩哥说,“二丫想学的就是这句话。”
那个一边吆喝、一边卖报的老头儿的身旁正好有一棵树,鹩哥便飞到那棵树上去了。
“晚报——商报——西南都市报——”
“晚报——商报——西南都市报——”
老头儿的吆喝声仰扬顿挫,有板有眼,把路上的许多行人都吸引到他那儿去了,也把我们吸引到他身边去了。
人们纷纷掏出钱来买老头儿的报纸。老头儿忙得不亦乐乎。
“去去去!一边玩儿去!”老头儿嫌我们待在他身边碍事,一脚将小白踢开。
“汪!汪汪!”
小白虽是小型犬,但它的叫声比许多大型犬还要威猛,有几个正要买报的人都被吓跑了。
我怕节外生枝,赶紧带着小白和二丫走开了。
“晚报——商报——西南都市报——!”
在老头儿的吆喝声中,他的报纸很快就卖完了。老头儿嘴里哼着小调,悠哉游哉地回家去了。
鹩哥从树上飞了下来。我问他是不是已经学会了老头儿吆喝的那句话。
“我至少要听上几十遍才学得会”鹩哥一边说,一边疑惑的望着我,“二丫为什么一定要学这句话?”
我说:“我再带你去看看另一个卖报的人,你就明白了。”
鹩哥跟着我来到了翠湖公园的西门。那个卖报的聋哑老人还守在报摊前。今天,他又没卖出去几份报纸,他身旁的几份报纸还堆的高高的。
起风了,被风卷起的落叶在卖报的聋哑老人身边飞舞着。
卖报的聋哑老人望着从他跟前匆匆走过的行人,眼睛里满是无奈和忧伤。
我问鹩哥:“你看明白了吗?”
“看明白了”鹩哥说,“我现在就回去练习。”
二丫对我说:“爸爸,我也去。”
如果二丫能够早一天学会那句话,那个卖报的聋哑老人的幸福也许就会早一天到来。